尊彩网彩票代理歡迎您的到來!

祥雲平台

聯系我們

尊彩网彩票代理
座機:400-023-0208
傳真:023-68171077

客服:

劉小姐(17783599660)

餘小姐(17783176605)

譚小姐(18996336332)

網址:www.gameshowapp.net

電子郵箱:jiari@gameshowapp.net

銘記九一八,有國才有家

您的當前位置: 首 頁 >> 租車指南 >> 公司動态

銘記九一八,有國才有家

發布日期:2017-09-13 00:00 來源:http://www.gameshowapp.net 點擊:



唯有不忘曾經的恥辱的民族,才是有骨氣有希望的民族!唯有對敵人不心存幻想的民族,才是明智的民族!唯有對敵人不心慈手軟的民族,才是令敵人膽寒的民族!




今天這個日子,每個中國人都要銘記!


我的家在東北松花江上,

那裡有森林煤礦,

還有那滿山遍野的大豆高粱。

我的家在東北松花江上,

那裡有我的同胞,

還有那衰老的爹娘。



九一八,九一八,

從那個悲慘的時候!

九一八,九一八!

從那個悲慘的時候,

脫離了我的家鄉,

抛棄那無盡的寶藏,

流浪!流浪!


 


整日價在關内,流浪!

哪年,哪月,

才能夠回到我那可愛的故鄉?

哪年,哪月,

才能夠收回那無盡的寶藏?

爹娘啊,爹娘啊。

什麼時候,

才能歡聚一堂?



在搜索框裡輸入"九一八事變中日兵力對比”,反饋回的數字令小編萬分驚訝。



1931年9月18日當天,駐沈陽的中國軍隊有步兵、裝甲兵、軍校學員、警戒部隊共計1.2萬人,裝備有坦克、裝甲車、各型火炮和歐洲進口的先進輕武器,當時中國最強大的一支空軍也駐紮沈陽,擁有各型飛機265架。無論從什麼方面去評判,這都是一支不容小觑的武裝力量。


而發動事變的日軍有多少呢?據載,當日進攻北大營的日軍獨立守備隊第二大隊擁有兵力600餘人,普遍僅裝備有步槍、機槍等輕武器。唯一的兩門大口徑火炮還是臨近才偷偷運抵的,炮彈不充裕而且還有相當一部分沒有引信,以緻這些炮彈落在北大營裡面時,大部分是啞彈,并無殺傷力。




以600人去進攻20倍兵力于己的敵國大城市,可能成功麼?就算是那時參與事變日本軍人也承認:這幾乎是一場“毫無勝算的豪賭”。


然而,6個小時後,擁有8000餘駐防兵力的北大營陷落。

8個小時後,整個沈陽城陷落。




據載,當日本士兵蹑手蹑腳打開中國軍隊武器庫和兵工廠大門時,被堆積如山的武器彈藥驚得合不攏嘴:迫擊炮和各種口徑大炮3019門,坦克和裝甲車26輛,各式機關槍5864挺,各種步槍和手槍118206支,數不清的彈藥……


這些武器,足以武裝一支20萬人的亞洲先進水平軍隊——而當時整個日本全國陸軍的總兵力,也就是23萬左右。


“豪賭者”最終付出的全部代價是,僅僅傷亡24人。





九一八事變後,日軍占領了相當于日本國土面積三倍多的土地。這片土地當時占中國經濟總量一半左右,工農業資源極為豐富,工業基礎在整個亞洲來看也頗為優越。


這極大擴充了日本的國家實力,同時使日本軍人們的胃口越來越大,侵略中國的步伐更加急不可耐起來。



有幾組數字,能粗線條地描述這場事變為我們國家帶來的沉重後果:


日軍當年從東三省的中國銀行掠走銀元1億、黃金16萬斤


日軍所占領的沈陽兵工廠,擁有機器8000餘台、工人近2萬人,是當時亞洲規模最大的兵工廠之一,可以生産從220毫米重炮到裝甲車,以及各型火炮、槍械、彈藥,其三個月的槍械火炮産量就可以裝備1個日軍師團;




日軍先後從東北掠走煤二億二千三百萬噸,生鐵一千一百萬噸,鋼五百八十萬噸,木材1.4億立方米,糧食1.2億噸……


從東北搶走的金銀,最終成為日本擴軍備戰的軍費;

從沈陽兵工廠生産的武器,最終成為日本兵屠戮我同胞的兇器;

從東北掠去的各類物資,最終成為支撐日本全面侵華乃至發動太平洋戰争的重要物資基礎。




我們曾試想,如果當年沒有“不抵抗”的命令,如果中國軍隊奮起反抗,那一小撮“豪賭者”的豪賭是否就能成功?如果中國沒有失去東北,而是利用東北的資源充實國家實力,那麼日本可還有膽量和實力,挑起滅亡整個中國的戰争?


可惜曆史沒有假設。


1931年9月18日起,日本開始了其滅亡中國的步驟,此後14年的侵華戰争中,中國26省、1500餘縣市、600餘萬平方公裡國土淪喪,軍民死傷2000萬……


國歌歌詞裡唱: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這正是那個時代的真實寫照!




我們聲讨日本侵略者的貪婪無恥、陰險狡詐、兇殘成性,痛罵國民政府和軍閥的喪權辱國、奴顔婢膝、軟弱無能。


我們會為“不抵抗政策”所痛心、悲憤、長歎、揮淚。




但偶爾我們也會有疑問:為什麼“九一八”就這麼輕易發生了?為什麼當時的中國會孱弱怯懦到如此程度?


蔣介石的理由是,中日實力懸殊太大,攘外須先安内,中國尚未做好抗戰準備,且張學良是地方軍閥,和南京政府離心離德,不聽指揮,還有就是輕信了國聯。


張學良的理由是,日軍裝備精良訓練有素,而蔣介石國民政府不給錢、不給武器彈藥、不給援兵,支持不力,讓東北軍獨自去拉仇恨擔傷害,所以不想做無畏的犧牲。


蔣介石與張學良


面對這兩條理由,策劃九一八事變的日本關東軍參謀石原莞爾表示笑而不語。


據記載,石原莞爾在策劃“九一八”事變以前,曾花了很長一段時間在中國進行“考察”。考察之後,石原向他的關東軍同僚誇下海口:隻要有三千精兵,甚至隻裝備竹刀都能占領東北。


可以想象,石原此話一出口,同僚們必是懷疑的。當時在東北的中國軍隊足足有三四十萬人,且裝備精良、訓練有素,而日本關東軍總共才不到2萬。




可“九一八”後,日本兵不血刃就占領了整個東北,幾乎就是石原所誇口的那樣。


石原不可能預測到中國軍隊統帥會第一時間發布“不抵抗命令”,更不能預測到這支紀律觀念一向不怎麼嚴的中國軍隊,居然全部都能不打折扣地執行這道命令。


但石原卻看清了一點:在東北的中國軍隊,從統帥到士兵,都存在着深深的恐日情緒,并已喪失了民族自信。



據記載,當事變前沈陽局勢已相當緊張的時候,駐沈陽的中日軍隊都進行了實兵演習。


日軍的演習科目,是怎麼樣進攻中國軍隊據守的重要據點,而中國軍隊的演習,是怎麼樣在日軍進攻時撤退。




但就算經過演習,中國軍隊在事變時的撤退依然沒有做到“轉進如風”。駐北大營的一個“模範旅”,在遭到數量遠遜于己的日軍射擊後就倉惶而逃,不但大部分武器、包括6輛坦克都丢得幹幹淨淨,還有不少士兵甚至連排長都偷偷離隊。


狼狽如此,也真是醉了。


“模範旅”尚且如此,那其他部隊呢?


據記載,事變前兩天曾有一支2000人左右的中國軍隊駐紮沈陽,可指揮官看到形勢緊張心驚膽戰,大戰當前,把整支部隊緊急撤往别處。




駐沈陽城的一些警戒部隊,聽到炮聲一響就驚慌失措,有的把武器往庫房一鎖就撤,有的直接開門揖盜,有的幹脆就自行解散。


講武堂的軍校學員們倒是曾義憤填膺地要求抵抗,可當占領北大營的日軍開始調頭攻擊講武堂後,立即偃旗息鼓,紛紛撤退。


空軍基地的指揮官在機場陷落前也曾試圖組織飛行員把飛機飛離沈陽,但找了半天,竟然沒有一位飛行員敢回來開飛機。後來,一小隊日軍在這個空軍基地貼了個告示後,全部265架飛機連同整個空軍基地也都成了日軍的戰利品。


這樣的軍隊,就算沒有那道“不抵抗”命令,就能實施有效抵抗麼?這樣的軍隊,就算再增加一倍兩倍,就能抵抗600日軍麼?


一支未戰而心先敗的軍隊,無論如何也取得不了戰鬥的勝利;一群喪失民族自信心的國民,唯一的下場就是當亡國奴。




石原莞爾自認為看得很透:中國的民族精神當時已經淪喪。


從1931年往上數37年,1894年甲午戰争,日軍從朝鮮湧進東北,敗清軍、割台灣、占遼東、屠旅順,索賠軍費2.3億兩。


1900年庚子國變,以日軍為主的八國聯軍攻入北京,屠城、搶劫、索要賠款4.5億兩,慈禧太後毫無節操地表示:量中華之物力,結與國之歡心。




1904年日俄戰争,日軍和俄軍因分贓不均大打出手,雙方幾十萬軍隊在中國的東北毫無顧忌地野蠻殺戮,當時的清政府刷新了無恥的下限,居然宣布中立。而魯迅在紀錄片裡看到了日軍槍斃當“俄國間諜”的中國人,居然有一群圍觀的中國人拍手叫好。




1911年辛亥革命,中國曾一度展現展現出革命自救的氣象,但很快因參與者各懷鬼胎而失敗。而後,這片大地陷入無盡的混亂之中,皇帝退位了,軍閥大帥占地為王、打打殺殺、永不停息,而人民流離失所、朝不保夕。




太多的苦難、連續的挫折、無盡的失敗,以緻這個國家從上到下産生了極為嚴重的精神危機——

精英們開始極度的崇洋媚外,甚至吃裡扒外;

普通國民隻知道有大帥,卻不知道有國家;

持槍的軍人隻知道為軍閥賣命能混口飯吃,卻不知道因何而戰、為何而戰。


在石原莞爾看來,這樣國家就如同一個空心的玻璃巨人,盡管看起來十分龐大,但隻要輕輕一擊,就必然轟然倒地。


1931年9月18日那一日,他們早已經饑渴難耐了。




可是,日本人極大低估了一個擁有5000年曆史積澱的民族所具有的頑強韌性。


每當國家民族面臨生死存亡的危機關頭,總會有那麼一批人站出來。他們可能年齡不同、地域不同、職業不同、黨派不同,但他們擁有着一個相同信念:絕不當亡國奴




從北大營第一聲槍響起的那一刻起,中國人的怒吼與反抗就從未停止過。就算明知被政府統帥所抛棄,就算明知自己孤立無援危險重重,就算明知敵強我弱必死無疑,但這批人依舊是不計生死、慷慨而行。




沈陽兵工廠陷落後,工人們不甘為虎作伥,其中有不少工人攜帶拆散的機器鑽進了原始森林的最深處。在那裡,他們依靠水力驅動機床,制造出了簡陋的機槍、步槍、子彈、手榴彈等武器。而這些武器的使用者們有一個共同稱謂:抗聯戰士。



抗聯戰士


據說,在東北淪陷的日子裡,那些去大山深處套木頭為生的農民會經常看見他們,那些人衣衫褴褛,面黃肌瘦,但意志堅定,氣勢昂揚。他們是不願意抛棄國土家園的士兵、工人、農民、獵戶甚至土匪聚集而成。


他們沒有飛機和大炮,他們沒有糧饷和補給,甚至長期孤立無援。但他們始終在極端惡劣的冰天雪地中,14年如一日,堅持着自己的抗戰。




正是他們的存在,令日本如鲠在喉,也使東北始終無法成為日本全面侵華戰争中穩定的後方基地。


于是,他們成了之後幾十萬、近百萬日本關東軍長期瘋狂打擊的目标。


他們曾經一次一次被包圍和消滅,他們的熱血染紅一片片林海雪原,以緻我們至今都無法統計出,到底有多少這樣的戰士在那裡獻出了寶貴生命。


但遍布東北大地的清脆槍聲始終顯示着:他們如野草般生生不息,他們從來沒有放棄。



日軍殘忍殺害抗聯戰士


是什麼支撐了他們如此強大的内心?


當中共東北抗聯第一路軍司令楊靖宇戰至彈盡糧絕犧牲後,日軍指揮官無法理解,在冰天雪地裡長時間被圍困、且完全斷絕糧食的情況下,為何居然能堅持戰鬥五天。于是命人将他割頭剖腹。結果發現,将軍胃裡盡是枯草、樹皮和棉絮,竟無一粒糧食在場的日本軍人無不為之震驚。



中共東北抗聯第一路軍司令楊靖宇


我知道,那些日本人所無法理解的東西,其實正是支撐着我們民族得以延續五千年的密碼,亦是我們這個偉大民族的魂魄





八十多年後,我們回望那一天,回味、緬懷、深思。


近代中國為何會被欺淩侵略?曆史書告訴我們,是因為積貧積弱。


衡量富與貧的,不僅指物質,也指精神;判斷強與弱的,不僅有體格,也有内心。


張作霖張學良父子兩代軍閥經營東北幾十年,積累起了巨大的财富,組建了龐大的軍隊,可謂富可敵國、剽悍強大,但600日軍輕輕一擊,便失魂落魄、人逃地失,為世人笑。這是真的富與強麼?


林海雪原裡的抗聯戰士,無衣無食無槍無彈,體格瘦弱,可謂一貧如洗、極度弱小,但他們卻能堅持對抗日軍14年,并最終堅持到了勝利日的到來。這是真的貧與弱麼?


人總是要有點精神的。沒有精神,再強壯的身體也必将備受欺淩沒有精神,再智慧的頭腦也注定碌碌無為。


于人于國,皆是如此。


為什麼一個不到6000萬人口的島國敢于挑起滅亡4.5億人口大國的戰争?不僅僅是因為我們民窮國弱,更是因為我們民族精神的沉淪:别人一發狠,中國人就怕;别人一瞪眼,中國人就哆嗦,甚至是屠刀到頭頂上也不敢反抗。


這樣的國家,這樣的民族,越地大物博、物産豐富,越會引起強盜的垂涎,“九一八”是早晚的事,不被侵略掠奪才是怪事。


民族精神的沉淪,也唯獨民族精神的振奮才可以救贖。幸運的是,正是在這國難當頭、中華民族瀕于生死存亡的重要關口,千百年傳承而來的民族精神魂魄被重新激活,并迸發出強大的力量,它激勵我們的先輩力挽狂瀾,引領中華民族渡過生存危機,并終于迎來面向複興的今天。


唯有内心強大者,才能完成自我救贖;唯有内心強大的民族,才能支撐起國家的真正富強。


我們的民族精神不可再沉淪,曆史已經告訴過我們,一旦沉淪了,我們的人民面對的是什麼樣的命運。


今天我們紀念“九一八”,要銘記,更要警醒。



曆史影像


1931年9月18日夜,日本關東軍炸毀沈陽北郊一段南滿鐵路的路軌,制造藉口進攻中國東北軍駐地北大營,發動了“九一八事變”。圖為燒毀中的北大營。


1931年9月19日淩晨,日軍炮火轟擊北大營三小時後,有準備的日軍步兵沖進北大營。日軍左胳膊以白布條為記号。


9月18日夜,日軍民暴動開始。圖為手揮日軍旗侵入我防線之一刹那。


9月18日夜,日軍民暴動開始。圖為手揮日軍旗侵入我防線之一刹那。


沈陽城内日僑,由日軍發給槍械,協助暴動。


九一八事變發生後,日人僞造證據,用數塊枕木及軍帽槍支,誣我軍先進攻南滿鐵路。


日人用土封閉北大營西門,以作我軍備戰之藉口。


日軍19日占領沈陽。圖為日軍裝甲車開進沈陽。


日軍進沈陽城


日軍占領我東北兵工廠。


日軍進沈陽城


1931年,日軍在沈陽随意拘捕市民,進行審訊、殘害,以清除抗日民衆。


九一八事變後日軍屠殺中國民衆


9月19日,東京《日日新聞》以頭條消息報道柳條溝事件。


日軍以武力占領東北後,在東北各地為戰死日軍修建“忠靈塔”,并強迫人們參拜這些“忠靈塔”。圖為在奉天(沈陽)修建的“忠靈塔”。



他們值得被銘記


英雄悲歌 氣吞山河

楊靖宇(1905—1940),原名馬尚德,河南确山人,東北抗日聯軍創建人和領導人。1940年2月23日,他在冰天雪地,彈盡糧絕的情況下孤身與日僞軍周旋數日後,壯烈犧牲。


慷慨赴死 從容赴難

張自忠(1891—1940),山東臨清人。這位曾擊潰有“鐵軍”之稱的闆垣師團的抗日名将,在1940年湖北“棗宜戰役”中,身中5槍、1刀、1炮後壯烈殉國,成為國民黨犧牲在抗戰前線的最高階将領。


馬革裹屍以報國

佟麟閣(1892-1937),原名佟淩閣,河北保定人。中國在抗日戰争中殉國的第一位高級将領。盧溝橋争奪戰打響後,他慷慨陳詞:“國家多難,軍人應當馬革裹屍,以死報國。”誓與盧溝橋共存亡。


英名永在 一世忠魂

彭雪楓(1907—1944),河南鎮平人,中國工農紅軍和新四軍高級指揮員。1944年9月11日,在河南夏邑八裡莊指揮作戰時犧牲,是抗日戰争中新四軍犧牲的最高将領。


隻剩一人也要守住陣地

郝夢齡(1898—1937),河北藁城人。1937正在去四川的郝夢齡在得知盧溝橋事變後,立即自重慶返回部隊,請求北上抗日。10月16日,在山西大白水前線忻口會戰中壯烈殉國,是抗戰中犧牲的第一位軍長。


粉碎日軍“掃蕩”

左權(1905—1942),湖南醴陵人,黃埔軍校一期生,八路軍高級将領。1942年5月,日軍對太行抗日根據地發動大"掃蕩",左權指揮部隊掩護中央北方局和八路軍總部等機關突圍轉移,不幸犧牲,年僅37歲。


86年過去了,

今日,我們仍然需要重提“九一八”,

不是為了延續仇恨,

而是決不能讓悲劇再度重演!

而必須銘記和面對這段曆史的,

除了我們,

還有大洋對岸的日本政府和人民。

讓這穿越時空的警報長醒世人...



八十六年前

日軍的鐵蹄踏上中華民族的國土。

八十五年後,我們再次審視那段曆史,

為的是喚醒沉痛的記憶,

為的是汲取向前的力量。

撥開曆史的雲霧,透過創傷,

看到隻有八個鮮紅的大字:

銘記曆史,勿忘國恥。


九一八·今天的我們該如何做?

我們紀念曆史,不是要延續仇恨,冤冤相報。經曆過深重苦難的中華民族,為了今天的和平與繁榮付出了世所罕見的艱辛與犧牲,對和平無比珍視,倍加呵護。曆史告訴我們,和平是需要争取和維護的,隻有人人都牢記戰争的教訓,從苦難中汲取向上的力量,和平才會一直和我們同在。


安不忘危,存不忘亡,治不忘亂,這是一個大國應有的品格力量,是一個民族邁向偉大複興的應有之義。“九一八事變”離我們86年了,但“九一八”作為民族苦難的印記,牢牢刻在了中國人記憶之中,并且要代代傳遞下去。


2017.9.18

從内心裡講,我們不願意去糾纏那段充滿血淚的曆史,那畢竟僅僅代表着過去。


但若是這段令人悲痛的曆史沒有成為今天的教訓,沒有成為今天乃至于未來的警示,那麼,很可能将會成為明天災難的開端。


所以,當9.18日防空警報再次響徹中國上空,我們向死難同胞哀悼的同時,也一定要銘記:

 

國弱必挨打。一個國家如果不夠強大,必然要受到其他國家的蔑視,必然要遭到其他國家的觊觎。

 

國強民才安。一個國家隻有足夠強大,才會受到其他國家的尊敬,國民的安全才能得到保證。

 

有國才有家。國家強大了,最終的受益者是千千萬萬個家庭,是每個家庭成員,是每一名生活在這片天空之下、國土之上的國民!




擴散閱讀









相關标簽:重慶旅遊包車

最近浏覽:

在線客服
分享